当前位置:上海代孕 > 代孕资讯 > 正文

第四章介尔昭明

2019-11-08 14:46作者:佚名

  来的人是陈留王,陈氏皇族在京都唯一的代表,也是圣后娘娘唯一能够接受的晚辈。

  陈留王在京都的风评向来极佳,被认为温润如玉却又极富魄第四章介尔昭明力,当初这位年轻的郡王曾经不顾议论,两次帮助陈长生和国教学院,陈长生对他的印象也非常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唐三十六很不喜欢他。

  陈留王对主教大人行了晚辈礼,然后看着陈长生笑着说道:“是不是觉得这次见面太早了些?”

  梅里砂没有理会这句话的隐义,直接说道:“国教想要请娘娘尽早表明态度,天海家的人们自然不会同意,天海胜雪是聪明人,但他家里的人不见得都有他的智慧,就算有,也会被看似触手可及的皇位所粉碎,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抵抗得住那种诱惑。”

  陈留王正色道:“身为陈氏皇族,我与诸郡兄弟当正意直行。”

  这两句话都是对陈长生说的。

  “国教会一直站在皇族的身后,从太祖年间开始,便一直如此。”梅里砂继续说道:“现在也是如此。只是因为庄换羽的死,天道院方面可能会有些问题,六位大主教里,还有两人没有转过弯来,因为教宗大人的弯转的太快。”

  陈长生心想既然如此,那十几年前国教学院的那场血案又是怎么回事,教宗大人为何会支持圣后娘娘这么多年时间?他明白这是在给自己分析当前的局势,可是依然不理解,自己能够做些什么,主教大人安排陈留王与自己相见的意义何在。

  梅里砂的下一句话,揭开了谜底,但那又是一个新的谜,对于听到这句话的陈长生及陈留王来说,都是如此。

  “请王爷你将来一定要记住陈长生曾经付出了些什么。”

  陈留王闻言若有所思,却思无所得。

  陈长生思无所得,思及其余,问道:“折袖怎么办?”

  教宗大人说折袖会很快出来,但他依然很着急折袖还在大狱里,而且那可是周狱

  他无法想象,在这段日子里,那名狼族少年禁受了怎样可怕的折磨。

  梅里砂说道:“如果朝廷还不放人,过些天,我会亲自走一遭。”

  陈留王看着他抱歉说道:“折袖下狱的第二天,我便把名帖递了过去……但你也知道,我这个王爷在周通大人面前,说话并不好使。”

  站在那排春意盎然的枫树间,陈长生看着传闻里周狱的方向,又望向天书陵的方向,最后望向皇宫与离宫,叹了口气。

  他不是普通少年,但终究还是少年,世间有些事情对他来说太复杂,太沉重,有些难以承受,甚至让他有些艰于呼吸。和京都相比,他反而觉得浔阳城的风雨来得更加清爽直接一些,他宁肯与那把铁刀站在一起,简单地去做些事情,哪怕那些事情并不简单。

  在教士们谦卑的目光里,他离开了教枢处,没有回国教学院,而是去坊里买了好些吃食,然后去了北新桥,借着西落的阳光的闪耀一瞬,身法虚幻,跳进了那口枯井。

  地下空间里依然寒意彻骨,黑龙却在沉睡,仿佛山脉般的巨大身躯,安静地伏在地面上,那道铁链依然锈死在石壁里。

  陈长生取出那些肉食,用荷叶承着,在黑龙身前摆好,最后从腰间解下那块如意,搁到了地面。

  黑龙的离魂还在如意里沉睡,不知何时能够醒来。

  做完这些后,他想了想,在地面的冰霜上写了些字,就此离去。

  出得池塘,浑身湿透,换了备好的于衣裳,在皇宫庭院里再见黑羊,他展颜一笑,屈膝蹲下抱着亲热了一番,浑然不顾黑羊微昂着头,毫不情愿的样子。

  一阵风起,寒意依然,却被驱散到数十丈之外,冰霜上的荷叶重新恢复嫩绿,那些新鲜的肉食重新散热气。

  天海圣后负着双手,低头看着陈长生刚刚留在冰霜上的那行话,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她看都未看一眼,神识微动,那块玉如意便回到了她的腰间。

  黑龙的那缕离魂就此醒来,化作一道清冷之意,通过眉心间的那道红痣,回到龙躯里。龙眸缓张,冰雪簌簌落下,山脉般的龙躯以难以想象的度缩小,最后变成那个穿着黑衣的小姑娘,只是眉眼间的冷漠已经被那颗朱砂痣冲淡了很多。

  “看见没有,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天海圣后看着她嘲弄说道。

  黑衣少女看到了那句话,沉默了会儿后说道:“他不知道我什么时候醒,有事要办,自然先走,而且他又不知道我是个女儿身……”

  “你是一条母龙。”天海圣后平静说道:“让他知道这个事实,能有什么意义?”

  黑衣姑娘很生气,眉间煞气大增,地底空间的温度急剧降低。

  天海圣后并不在意,她身周数十丈方圆内依旧温暖如春,脚畔的地面甚至生出了星星点点的绿意。

  井上的世界已是初夏,傍晚时分,有着些许暑意,远处那家冰店生意好了起来,这边却很冷清,因为有很多侍卫散布在四周,也因为草地树下那两只恐怖的雪獒。莫雨手里拿着绳,静静地等着。

  当圣后娘娘的身影重新出现后,她第一时间走了过去,说道:“先前陈留王也去了教枢处。”

  圣后娘娘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想说什么?”

  莫雨说道:“我想不明白,就算陈长生是计道人的学生,又如何值得国教如此重视,这……会不会是什么障眼法

  这种不理解,是她作为臣子和智囊必须即刻提出的问题,但或者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这也会让娘娘对陈长生的警惕降低一些。

  圣后娘娘说道:“国教中人行事,最好故弄玄虚,何须理会。”

  说完这句话,她向着皇城走去,那两只雪獒悄然无声地离开大树,跟在她的身后。

  看着娘娘的背影,莫雨微涩一笑,心想如果真的不用理会,为何陈长生刚来看过黑龙,娘娘您便跟着来了?

  她的不理解,那是因为她不知道圣后娘娘与黑龙之间搭成的那个协议,不知道那个玉如意的存在。

  回到皇宫里,看着身前那片池塘,想着先前陈长生就应该是从这里出来,圣后又想起更早些时候的那个夜晚,陈长生第一次从池塘里冒出来时的画面那少年不顾自己身处深宫险地,看着被惊的松鼠撞翻的花盆快要砸伤一名妇人,便冲了过来。

  圣后的脸上再次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只是总觉得像是长辈在嘲弄晚辈。

  她神识微动,玉如意自行离开衣带,飘到了池塘的上方,池水大动,仿佛沸腾,生出很多雾汽。

  一道光线从玉如意里射出,落在那些水雾上,画面渐渐清晰那是黑龙跟随陈长生离开京都之后,看到的画面,后来很多时候她的神魂在如意里沉睡,如意系在陈长生的腰间或是腕间时,也会把画面记录下来。

  看着那些画面,圣后越来越安静,笑容并未消失,只是嘲弄的意味少了很多,留下的是某种趣味。

  画面快地翻动,渐成流光,比正常的时间度要快无数倍,也只有像她这样的圣人,才能够看得清楚。

  当金色的凤翼照亮夜空,白衣少女重伤的画面出现时,圣后的眉挑了起来,第一次表达了某种关切。

  徐有容是她最疼爱的晚辈,虽然经过了易容,但哪里能够瞒过她的眼睛。

  在接下来的画面中,徐有容与陈长生相见,却不相识,她微笑不语,大概觉得很有趣。

  终于,她在画面上看到了草原边缘那轮不落的太阳,看到了妖兽的狂潮,看到了徐有容的不离、陈长生的不弃,看到了那个人的陵墓。

  她脸上的笑容渐渐敛没,静静看着画面中的周陵,沉默不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画面变暗,一切消失无踪。

  她轻轻挥手,让画面回到最初徐有容与陈长生相遇的地方,也正是误会开始的地方。

  那里是湖畔的苇岛上,二人相逢不相识。

  如意无法记录下徐有容的心理活动,但圣后很清楚她当时在想什么,为什么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把当时昏迷的家伙与婚约另一边的陈长生联系起来无论谁来看,陈长生都不像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他太过沉稳平静,哪怕在昏迷中,都是如此。当时,徐有容一眼看过去,便觉得此人的年龄在二十岁上下。那么,他怎么可能是陈长生呢?

  圣后在池塘畔站了很长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她看着画面里的徐有容说道:“原来你也觉得他不像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夜风拂草,一名太监领不知何时来到了殿外。

  她问道:“如何?”

  太监领低声禀报道:“案子没有任何新的线索,周通大人在西宁镇也没有现……只是钦天监那位疯的胡大人,直到现在还坚持认为……昭明太子没有死。”

  他跟着圣后娘娘已经数百年,不知经历过多少大事,然而在提到那位疯的胡大人所说的话时,声音依然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圣后看着夜空里某颗星辰本应存在的地方,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章节名是和领导一起定的,略赞。

  一秒記住『三五文学→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太子,是皇位的天然继承者。如果现在大周有太子,或者,国教与圣后娘娘之间的矛盾,根本不至于演化到今天这种程度,大6的局势会平稳很多事实上,大周确实曾经有过一位太子,他是先帝与圣后娘娘的儿子,也就是昭明太子。

  只可惜,大周的历任太子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太祖建国之后的那位太子,惨死在百草园之变里,太宗皇帝精心教育培养的太子,最终也因为莫名的谋反被诛杀,这位昭明太子的遭遇也很不幸,但也可以说,相对比较幸运,因为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先帝驾崩后不久,昭明太子便病死在了襁褓之中。

  但没有人相信,当然没有人相信,皇族和圣后娘娘的血脉相合,怎么可能是一个早夭儿?

  关于昭明太子的死因,有无数种说法。

  有一种说法流传最广当年陈氏皇族与国教旧势力联手,意欲把圣后娘娘从皇位上赶下来,在那场惊心动魄的斗争中圣后娘娘与教宗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数百名陈氏皇族的王公贵族或被诛杀,或被流放,国教学院的师生死伤殆尽,只剩下凄凄霜草与断井颓垣,但圣后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昭明太子在那场叛乱里,被圣后娘娘的敌人趁乱毒杀。

  还有一种说法流传的也极广,但无论茶楼还是客栈里都听不到,只在黑夜里不安地传播,那种说法更加残忍,更加冷酷。

  有人认为并且暗中不停宣扬,数百年前圣后娘娘被太宗陛下逐出皇宫,在百草园里凄苦度日,与教宗陛下和前国教学院院长相识,了解了逆天改命的秘密,她对星空起誓此生宁愿血脉断绝,以此换此逆天改命,昭明太子的死亡,便是她当年逆天改命的诅咒,或者说是天谴,甚至……有可能是她为了完成逆天改命主动做的事情

  在那些阴暗的传闻里,讲述者们仿佛亲眼看到了皇宫里那幕血腥可怕的画面,说的是栩栩如生圣后娘娘的手如何穿过襁褓,伸向那个哭嘀不停地婴儿,美丽端庄的脸上没有任何神情,眼角却滑下了一滴眼泪,然后哭声渐静,夜宫安静的令人心悸。

  如果是圣后娘娘当年逆天改命所引的天谴,导致她断子绝孙,孤家寡人到死,这天道与星海未免也太冷酷可怕了些。如果是圣后娘娘为了完成当年的逆天改命,亲自动手杀死了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就要做这片大6的孤家寡人,那么她未免太冷酷可怕了些。

  无论是哪种说法,昭明太子已经死了,死在冷酷可怕的原因下,死的很无辜可怜。此后再也没有人敢提起这件事情,无论是陈氏皇族还是国教中人。只有那位疯了的钦天监胡大人,哪怕被周通拔掉了所有的手指甲,依然用满是血污的嘴不停地告诉这个世界,昭明太子……没有死。然后,就当周通准备拔掉这位胡大人的舌头的时候,圣后娘娘施予了自己的仁慈,让胡大人回乡静养。

  但在很多人看来,这不是仁慈,是心虚,或者是一种自我的心理安慰。当年皇宫里究竟生了什么事?昭明太子究竟是怎么死的?娘娘为什么会心虚?于是,那个残忍可怕的说法,流传愈广,当然,依然还是在深夜里。

  夜里的皇宫很安静,初夏的夜晚却有无限寒意。

  太监领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圣后娘娘一眼。

  安静的庭院,瞬间变成了寒冷的雪原,看不到一片雪花,但池塘表面却渐渐凝出了片片薄冰。

  圣人一念动天地,心情激荡,便有惊涛骇涛,心情黯然,便有夜幕临空,情绪低沉却又暴郁,自然风雪连天。

  就在太监领觉得自己的识海都快要被冻裂的时候,圣后娘娘的声音终于再次响了起来。她的声音很平静,很淡,就像薄冰下的池水:“世间万民,都是我的儿子,相王,象王也都是我的儿子,昭明的生死,从来都不重要。”

  从来都不重要,那么,以前也可能不重要。

  太监领的头更低,仿佛要触到寒冷的地面,向后渐渐隐入夜色之中。

  园外缓缓行来一只黑羊,皮毛光滑漆黑如玉,从夜色里走出,仿佛就带出了夜色里的一部分。

  被夜色掩盖的都是真相吗?那么夜色本身呢?

  圣后娘娘看着它面无表情问道:“那么你呢?你为什么愿意亲近他?他究竟是谁?”

  今夜是陈长生回到国教学院的第一个夜,就像以前的那些夜晚一样,吃过晚饭、沿湖散步之后,他很自然地走进了藏书馆里。落落回了离宫,唐三十六还在天书陵中,轩辕破在砸树,折袖还在周狱里,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那么继续修行就好。

  星光穿过琉璃,雪片穿过疏叶,没有停留在他的衣衫与皮肤上,而是直接进入了他身体深处,原野上的雪层越来越厚,灵台山外的湖水虽然远未变成,但水势已经大了不少,山间斜斜石阶尽头的幽府石门已经完全开启,宁柔的光线从洞府里透出,在水中散的到处都是,给人一种很安宁的感觉。

  现在的他自然不会再像从前那般惘然,以为引来的星光都去了别处,他静静地感知着遥远星空里自己的那颗星星,感知着身体里的变化。时间缓慢地流逝,不知何时,他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开始梳理这段日子的收获。

  离开天书陵里的时候,他已经是通幽上境,经过周园之行,南归途中又遇着那么多强敌,剑心渐趋圆融,境界更加稳固,甚至隐隐然已经快要攀到通幽境的巅峰。加上跟着苏离这么长时间,他在剑法上的进步更是极大,二者相加,他可以说是聚星境以下无敌,就算遇着那些初入聚星境的强者,也有战胜对方的机会。这个事实让他有些欣慰,但不会有任何放松,因为他始终不曾忘记那片夜色。

  他的时间真的不多,就算他现在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快修到通幽境巅峰的人,可是距离遥远的神隐境界,还有无限远的距离,那还需要多少时间?所以他必须珍惜时间结束冥想洗髓与坐照自观演算之后,他毫不停顿开始练习剑法。

  他身体里的雪原与那片湖水,表明他现在积蓄的真元已经极多,远同龄的普通修行者,问题在于,他的经脉是断裂的,没有办法完全利用那些真元,苏离教他的燃剑也只能解决一部分,而且燃剑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以他现在的境界修为,最多也只能出三剑而已。

  而且燃剑是无法练习的,伤身。慧剑也是无法练习的,伤神。他只有练习笨剑。他站在地板上不停地抽剑、横剑、不停地重复这个简单枯躁的过程,看着确实有几分笨拙。

  做完一千次后,他再次盘膝坐下,将神识度入剑鞘里。

  剑鞘的世界里,有万把残剑,安静地悬浮在空间中,互不相扰。

  这些剑已经没有在周园里初次现世时的威势,但毕竟都曾经是名震大6的神剑,剑意依然强大,看似空旷的空间,早已被剑意所占据。

  神识在万道剑意里穿行,其实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尤其他此时没有尝试用神识去控制这万道剑,而是直接用神识与万剑在接触。

  他要用万剑的剑意磨励自己的剑心。

  他现在的剑心已然圆融,如果让人知晓,必然会震撼赞叹,因为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再进一步便是真正的剑心通明。然而剑心通明,对剑道方面的天赋要求太高,放眼望大6,能够做到真正剑心通明的,不过寥寥数人。

  问题在于,陈长生这段日子便见过两个剑心通明的人苏离和初见姑娘,所以他自然无法满足。

  那些剑意是磨刀石,他的神识便是剑锋。或者锋利或者霸道的剑意,与他的神识不停地接触,磨擦,切割。

  这个过程很痛苦,他闭着眼睛,没有出汗,脸色却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宝剑锋从磨励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历风雨,能见什么彩虹。

  他想着这些前人的名言,忍受着难以想象的苦楚,直至度入剑鞘的那缕神识越来越薄,越来越弱,似乎随时可能涣散……

  忽然间,他感觉到万道剑意的后方隐约有什么在吸引着自己的神识。

  一朝感知到那处的吸引力,本来已经薄弱渐散的神识,忽然间变得稳定了很多,重新变得强大起来。

  他的神识穿越万道剑意,缓慢地向着遥远的那方飘过去。

 第四章介尔昭明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轻舟终过万重山,他的神识来到了剑意海洋的彼岸。

  剑意海洋的彼岸,原来是一片真的岸,岸上有一块黑色的石碑,但那不是真的石碑,只是一道虚影。

  那座黑色石碑有些眼熟,就像一片夜色。

  看到黑色石碑的那一瞬间,陈长生的心里很自然生出了一种感觉,这座石碑虚影,应该是通往另一处地方的门。

  黑色石碑那面是什么世界?夜色的后面是什么?忽然间,他想起来了,这座黑色石碑之所以眼熟,不是因为夜色每夜都能见到的缘故,而是因为这座黑色石碑,正是他从凌烟阁里拿到的王之策的那块黑石变回天书碑后的模样,也是周陵四周那些天书碑的模样。

  难道这座黑色石碑是通往周园的?难道周园还没有毁灭?

  会有第二章,但会比较晚。

  一秒記住『三五文学→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网foganglao佛冈 荣庆驾校模拟考试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